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逢场作戏之沈思珩番外

【番外1】不愉快的开始


  在沈思珩的印象里,从小到大只要他想得到的,似乎无一例外都能成为他的囊中之物,可这种好运持续到他遇见江亦辰时被画上了终止符。在江亦辰还没来到他家之前,他就无数次从父母不厌其烦地提到这个名字,大致了解到江亦辰是楚琛遗落在外多年的私生子,直到见到江亦辰为止他都以为他和那样的人不会有什么交集。

 

  江亦辰不爱笑,换句话说,并不是不爱笑,大多数时候他的微笑都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这样的笑容并不令人感到愉快,可这并不妨碍沈思珩对他的好感,谁都会对美好的事务有难以言说的冲动。

 

  江亦辰很少会主动和沈思珩攀谈,除非真是在异国他乡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他才会硬着头皮向沈思珩求助,这样的倔强在沈思珩眼里看来也格外令人欣赏,至少江亦辰并不只是一只长得好看的花瓶而已。

 

  沈思珩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爱上江亦辰的了,只是当他清醒过来时,早已是深陷其中,这种踏空而来的情绪时常在深夜时分交织沈思珩的心中。随着对江亦辰的了解,他发现看似对任何事都毫不在意的江亦辰心中藏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是谁他无从得知,因为只要江亦辰不想提及的,那么他一个字都不会对你说。

 

  不过那个人属于江亦辰的过去,而他属于江亦辰的未来,至少沈思珩一直是那么想的,可这种美好的幻想在他见到易君然那一刻时彻底化为乌有。江亦辰看着易君然的眼神骗不了他,过去五年中的每分每秒,江亦辰不曾有哪一刻忘记了那个人。

 

  在爱情的世界里似乎永远都秉持着先来后到的规则,不是沈思珩不如易君然,而是易君然比他先一步遇到了江亦辰,先一步攻池掠城。沈思珩不喜欢易君然,从第一眼就不喜欢,或许这就是所谓情敌相斥的可笑感应。

 

  无论沈思珩多不喜欢易君然,江亦辰最终还是选择回到了易君然身边,在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劫之后,谁还会质疑易君然对江亦辰的爱?沈思珩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放手,那种心有不甘的情绪已经很多年未曾在他心中盘绕。

 

  那场惊心动魄的地震为沈思珩留下的就是一条受伤的腿,他不得不暂时依靠拐杖行走,一瘸一拐的样子有点可笑,腿上的伤总有一天会愈合,可心上的伤却是永不磨灭的。

 

  江亦辰在易君然的陪同下来医院探望过沈思珩几次,只是每次易君然都会站在门外等候,因为江亦辰知道沈思珩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接受他和易君然在一起的现实,有些伤口需要慢慢愈合。

 

  江亦辰不知道,他所谓好心的探望,不过是加深了对沈思珩的打击,看似嬉皮笑脸的人却早已是千穿百孔,每一张笑脸背后都隐藏着你无法想象的泪流成河。沈思珩笑着听江亦辰讲些生活琐事,尽管对方已经尽量小心翼翼避开易君然的名字,但沈思珩却依旧可以清楚地看到江亦辰脸上洋溢的幸福,江亦辰越是幸福,对他的诅咒就越是深刻。

 

  那天易君然刚陪江亦辰探望完沈思珩,就撞上了一身白大褂的易锦昊迎面而来,易君然早就听说他这个堂弟在美国读完医学博士后回到当地某家医院任职外科医生,一直没有机会取得联系,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碰面了。

 

「锦昊?」易君然有些不确定地喊出易锦昊的名字,「你是锦昊吧?」因为多年不见,易君然对易锦昊的样子几乎没什么印象,脑海里只徒留了些脸廓的模样。

 

  易锦昊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遇见易君然,敛去惊讶的情绪之后,唇角嵌着淡淡的笑意,「君然,好久不见。」

 

「果然是你,我还怕认错了,前些日子爸爸跟我说你回国了,一直没时间跟你联系,想不到今天居然碰到了。」易君然和易锦昊是年轻时要好的玩伴,只是后来易锦昊出国留学,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彻底断了。

 

「我刚回来没多久,很多事情都没落定,所以想着晚点找个时间再跟你联络的。」易锦昊一边说着,一边时不时打量着站在一旁的江亦辰,关于易君然和江亦辰的故事他倒是从父亲那里听说了不少。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江亦辰,我爱人。」说着,易君然拉过江亦辰的手,「亦辰,这是我堂弟易锦昊,美国回来的医学博士。」

 

「你好。」江亦辰腼腆地笑了笑。

 

「已经从我爸爸那里听说了不少你和君然的故事,想不到刚回国就有机会见到真人。」

 

  江亦辰听到易锦昊的话,连微微一红,有些局促,易君然上前阻止道,「你可别逗他。」

 

  易锦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易君然,随后轻叹了一口气,「君然,有了爱人就忘了兄弟,这样不太好啊。」

 

「怎么会呢!」易君然伸手拍了怕易锦昊的肩膀道,「等你有时间,我们一起出去喝一杯。」

 

「那当然。」易锦昊挥了挥手里的白板道,「先不跟你们说了,我得替我的同事去看看病人。」

 

「那好,不打扰你了,有空再联系。」

 

「嗯,有空联系。」

 

  跟易君然道别后,易锦昊拐进了沈思珩的病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似乎总能撞到沈思珩哭得毫无形象的样子。

 

  易锦昊没料到同事让他帮忙看诊的病人竟然就是那天在楼道里撞到他的小男人,他轻轻皱眉,语气颇为生硬,「沈思珩。」

 

  沈思珩猛地抬头,哭得正伤心的他完全没意识到易锦昊进门了,他手忙脚乱地擦掉脸上的泪水,没好气地质问道,「你是谁?进来都不知道敲门吗?你们医院的医生都是这样的素质吗?」

 

  沈思珩完全没有认出那天他撞到的人就是易锦昊,这让易锦昊的语气更加冷上三分,一张俊脸绷紧,「既然想让人敲门,就不应该把门大开着。」

 

「你——」沈思珩气得两眼圆睁,仿佛易锦昊的指责是如此得空穴来风,「江医生呢,为什么今天是你?」

 

「江医生今天有事不在,所以由我代替他来巡房,有什么问题吗?」易锦昊指了指自己的胸牌道,「我姓易,叫易锦昊,是医院新来的外科医生。」

 

「又是姓易的。」沈思珩轻声地嘀咕了一句。

 

  易锦昊俊眉微蹙,「你说什么?」

 

「我说我已经没事了,今天不用复查了,你走吧。」沈思珩懒得再理易锦昊,一个翻身盖上被子,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易锦昊几乎感觉到额角的青筋正在跳动,他忍着翻江倒海的怒气,「沈先生,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我说了我今天不需要检查,你是听不懂话吗?」沈思珩觉得自从回Z国以后他的中文进步不少,至少他的表达应该能让眼前这个顽固不灵的男人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不想检查,但我的工作还是需要继续,希望沈先生不要为我的工作增添阻碍。」易锦昊从没见过像沈思珩那么难缠的人,似乎说什么都是油盐不进,一个大男人还总是喜欢哭。

 

「你烦不烦?我说不需要就是不需要,你再这样我要叫保安了!」沈思珩一边说,一边想要按下床头的闹铃,却被易锦昊一个箭步扼住纤细的手腕。

 

  易锦昊的脸色沉若暗夜,他稍稍加重扣紧沈思珩手腕的力量,从未受过这样疼痛的沈思珩立马疼得叫了起来,「你松开!松开!」

 

「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耐心,沈先生最好不要试图激怒我。」说完,易锦昊松开沈思珩的手,一把将他抱到轮椅上,推向检查中心。

 


评论(2)
热度(31)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