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天黑请闭眼(修改版)】「第二章」重生

  叶宁远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一辈子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当他费力地睁开双眼,四周雪白的墙壁随之引入眼帘,薄弱的空气里弥漫着浓郁刺鼻的消毒水味。他不敢置信地提了提手,钝痛瞬间蔓延四肢百骸,刺骨的疼痛叫嚣着告诉他,他没有死,因为死人是不会有痛觉的。

 

  这算是九死一生吗?叶宁远扯开干裂的唇角,干涩的喉间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看来他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叶连城又一次失算了。处心积虑想要弄死他,到头来他还是侥幸捡回了一条小命。不过到底是谁救了他?

 

  难道是顾以默?下一秒叶宁远又自嘲地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怎么可能会是顾以默。绝不可能是他。想到这点,叶宁远又不得不佩服叶连城的心机和城府。先是将他花言巧语骗到叶氏的天台,然后趁着两人争执不休的时刻让顾以默恰逢时机地赶到错过了他被推下楼的场景。

 

  叶宁远看着叶连城哭得梨花带雨倒在顾以默怀里,而自己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急速下坠,顾以默甚至没有抬头多看他一眼,任由他自生自灭。

 

  那是他最深爱的人,却在生命最后一刻给了他最致命的打击。

 

  光是想到那个场面,叶宁远的心就好似被一把年久生锈的钝刀一刀一刀的凌迟,直到他的每一分血肉都变得鲜血淋漓,连疼痛都变得麻木。正当他沉浸在这样深入骨髓的疼痛里无法自拔的时候,房间的大门被一脚踹开,门口赫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俊朗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病房?一连串的疑问扑面而来。男人的周围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乌黑深邃的眼眸里蕴藏着令人战栗的寒意,五官如雕刻般精致,叶宁远敢肯定在他生活的圈子里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令人过目难忘的男人。

 

「你是谁?」这是叶宁远目前最想知道的答案,难道是眼前这个男人救了他?

 

  叶宁远的问题令男人的脸色变幻莫测起来,那双蕴藏寒意的黑眸里迸发着骇人的愤怒。男人漂亮的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低沉略带警告的嗓音回荡在安静的病房内,「唐少谦,你别以为装傻我就会放你走。」

 

  唐少谦?唐少谦又是谁?他不是唐少谦。这个男人是走错病房了吗?

 

「这位先生,您应该走错病房了,我不是唐少谦。」

 

  男人俊逸的面庞因愤怒而微微扭曲,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对身后的黑子男子道,「把那个庸医去给我带过来!开什么玩笑!?」

 

  叶宁远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人对于他的身份如此气急败坏,这年头奇怪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男人尖锐的目光自始至终死死钉在他身上,望眼欲穿的表情似乎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

 

  医生被男人的手下如小鸡啄米般拎到人前,见到男人的那一刻,医生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男人弯下腰,微微勾起唇角,「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会连我都不认识。」

 

「我、我、我——」医生被男人的气势吓得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病、病人,因为车祸……大、大脑受、受到……重、重创,所、所以——」

 

「所以什么?」冷意从男人那双漂亮的丹凤眼肆意蔓延,轻飘飘的语气令人不寒而栗。

 

「会、会、可能……」医生前言不搭后语地说道,「失忆……」

 

「失忆?」男人语调微扬,就在医生准备点头时,不知何时从男人腰间抽出的短枪已经死死抵在了医生冒着热汗的脑门上,「那你就去死吧,庸医。」

 

  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没来得及在叶宁远的大脑里缓冲,男人抵在医生脑门上的短枪生生将他震慑在原地。那是货真价实的枪。可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这个男人身上?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戏剧性情节居然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叶宁远的生活里。

 

  啪嗒。

 

  在安静得令人窒息的空间里,叶宁远听到了手枪推膛的声响。男人波澜不惊地举着枪,如墨似的黑眸里尽是阴霾,白皙的手指刚刚触碰到扳机,叶宁远就不顾一切地叫了出来,「先生,别杀他!」

 

  叶宁远的惊叫让男人猛地抬起头,连带身后的黑子男子们都纷纷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仿佛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你刚才叫我什么?」男人的语气阴沉得可怕,仿佛叶宁远再叫他一句先生,他就会立马崩了眼前的医生。

 

  叶宁远费力地咽了一口气,「我、我真的不记得了……」

 

  男人看着叶宁远,俊眉微蹙,「唐少宁。」

 

  这是他的名字吗?叶宁远为自己死里逃生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男人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可怕。卸下心房的叶宁远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不胜防的笑靥,「你叫唐少宁?」

 

  唐少宁不记得唐少谦已经有多久没对他笑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本该两小无猜的他们变得形同陌路。唐少谦面孔上久违的笑容令唐少宁被震慑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难道一个人失忆,连从前的过往都会忘得一干二净?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跟唐少谦之间也可以有重新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唐少宁缓缓收起枪,对着身后的吩咐道,「把这个丢出去。」

 

  唐少宁走到叶宁远身边,细细打量着他,一如初见的时候。叶宁远被盯得有些发毛,尴尬地笑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叫我的名字。」唐少宁低沉的声音里蕴藏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魅惑。

 

  叶宁远望着唐少宁那双深潭似的黑眸,动了动薄唇,「唐少宁。」

 

  唐少宁皱了皱眉,耐心地纠正,「少宁。」

 

「少宁。」这一生平淡的呼唤让唐少宁整颗心都不由自主颤动起来,叶宁远看到了唐少宁唇角微不可见的笑意。这抹笑意为那张冰冷的面孔增添了难以言说的动人色泽。

 

  正当两人对视相望之时,一个风姿卓越的陌生女人破门而入。只见唐少宁微微皱眉,「微微,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唐少谦死了没。」唐薇薇似笑非笑地看着床上一脸茫然的叶宁远,「看样子他还活得挺好。真是祸害遗千年,该死的不死。」

 

「闭嘴,唐薇薇!」这样不带拐弯抹角的恶意诅咒令唐少宁一时气急攻心,连名带姓地呵住唐薇薇。

 

「哥!」唐薇薇抿着薄唇,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唐少谦,转而恨铁不成钢地对唐少宁吼道,「你就不能放弃这个男人吗?!只要他活着一天,你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我让你住嘴!你听到没有!」唐少宁怒不可遏地瞪着唐薇薇,「别以为你是我妹妹我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纵容你!」

 

  原来这个女人是唐少宁的妹妹,方才困扰叶宁远的问题又一次被解开。唐薇薇似乎挺讨厌唐少谦这个人的,听她的语气就是一副恨不得他早死早超生的样子。叶宁远看着两人睁得面红耳赤,突然矛头一转,唐薇薇又将怒火指向他,「唐少谦,你为什么不去死!」

 

  啪。

 

  一个重重的巴掌声回荡在屋内久久不去。

 

  唐薇薇被唐少宁打偏了头,白皙的侧脸上印着鲜红的五指,叶宁远被唐少宁突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跳。只见唐薇薇双眸含泪,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唐少宁,「你为了他打我?唐少宁,我是你妹妹!我是你血脉相连的妹妹!」

 

  这一刻,叶宁远才意识到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太对劲。不论是唐少宁还是唐薇薇,一进门就把他认作是唐少谦。可就算他跟唐少谦长得再像,也没道理两兄妹都认错吧。到底是什么作祟让眼前的两人都认定了他是唐少谦呢?在唐少宁和唐薇薇争执不休的时候,叶宁远飞似的躲进了厕所。

 

「啊——」

 

  叶宁远看到镜子中那张完全陌生的面孔时忍不住尖叫起来。镜子里的人不是他,那是一张他从未见过的面孔。那么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为什么唐少宁和唐薇薇会同时将他错认为唐少谦。不对,不是错认。

 

  现在的他不是叶宁远。

 

  而是唐少谦。


评论
热度(3)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