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陪你到世界终结(连载,尊多,架空,HE)

【第十六章】<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耳邊一次又一次迴蕩著那個人溫柔的呼喚。那是多久沒有過的安心了。自從多多良離開后,重複的夢靨糾纏在自己的腦海裡。沉重的牢籠,緊鎖著兩人之間不能被遺忘的回憶。尊想起那次他偶然翻閱起多多良拍攝的錄像影帶。他坐在房間的沙發上,盯著電視屏幕就是一整天。他換了一盤又一盤的錄像帶,想找出那個熟悉的身影。可是唯一被記錄的,卻只有那一聲聲溫柔的呼喚。只聞其身,不見其人。那個人總是狡猾地活在別人的回憶里。這才是尊一直不能放手讓那人離開自己身邊的理由啊。只靠回憶。根本不夠。

感覺自己身體就像漂浮在海面的木莊。輕飄飄的。

費力地扭過頭。

恍惚間摸索到那雙冰冷纖細的手掌。

修長的手指。

記得那時候。

就是這樣一雙手。

撫過額間細碎的髮絲。

這一次。

一定要緊緊抓住這雙手。

即使下地獄。

也要在一起。

是誰說過來著。

一生的時間,一半陷在相思。

那另一半,就還給相見。

十束。

我等你回家。

「尊哥……十束哥……」

八田看著身體透明的多多良逐漸開始變得清晰,但是尊的呼吸卻越來越微弱。草雉的臉上爬上焦躁的情緒。手心泛著冷汗。

「到底……怎麼回事!?」

草雉提高音量質問著正在替多多良和尊進行靈魂轉換的三輪。三輪的額頭不斷冒著熱汗,他只是抬頭看了一眼草雉,繼續低頭進行著手中的儀式。

沒有得到回答的草雉,一個腳步準備沖上前。狗朗卻不知從哪裡窜出來,拔刀攔下了草雉的動作。

「你想讓那兩個人死嗎?」

狗朗的口氣冷漠又平淡。眼神里閃爍著厲色。提醒草雉不要多此一舉。

「可是……」

「沒有可是。三輪大人會救他們的。你這樣沖上去,只會壞事。」

狗朗收回擋在草雉面前的刀。一臉淡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身體就像不屬於自己般。

被活生生的分割。

烈火灼燒的疼痛。

一次次侵襲著尊的全身。

在尊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秒。

他聽到了。

一直以來。

期待的。

「King,我回來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9)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