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陪你到世界终结(连载,尊多,架空,HE)

【第六章】<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給我站住!」

八田飛快地滑動著滑板穿梭在擁擠的人群裡追逐著銀髮的少年。那是和那晚多多良被殺那段錄音帶里相似的臉龐。通過終端機發送訊息給吠舞羅的隊員們,收到訊息的隊員都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情,飛快地朝目的地趕去。

「混蛋!我叫你給我站住你沒聽到嗎?!」

眼看就要觸及到少年的衣角,八田揮動手中的棒子,以破壞性的力量朝眼前的人攻擊過去。

「啊!」

銀髮少年以毫米之差躲過了八田的攻擊。他從地上慌忙爬起來,朝著小道上躲避著八田的追逐。八田緊追在他身後,全身釋放者赤紅色的火焰。沒有什麽能比抓住殺死多多良的兇手更重要了。只要抓住那個人,就可以知道真相了。八田是這麼想著的。

八田掐准了下一個精准攻擊的時間,就在他準備攻擊的下一秒。眼前的少年被一個陌生的男子飛速地抱住跳離地面。

『好快!』

這是八田唯一能夠感覺到的事情。猶如一陣風一般從自己眼前輕鬆地帶走少年。這個人到底是誰。

「喂,把那個人給我!」

男子並沒有說話。只是輕易地躲開了每一下八田的攻擊。釋放的火焰根本無法傷及到眼前的男子。

「你這個混蛋!我讓你把人給我你聽不懂嗎?你到底是誰?難道你和這個人也是同黨嗎?」

尾隨而來的草雉看到眼前的男子,嘴角扯出了一絲不明所以的微笑。輕輕扔出手上剩下的半根煙頭,星星點點的火星瞬間變成火焰朝男子飛去。男子微微彎下腰,做出拔刀的姿勢。火焰靠近刹那,男子以旁人無法看清的瞬間拔出腰間的刀,切斷了草雉的攻擊。他拽過身後還沒反應過來的銀髮少年,順著旁邊的公寓牆一躍而起,離開了地面。

「別開玩笑了!那小子到底是誰?」

「黑狗。夜刀神狗朗。好像把麻煩的人牽扯進來了呢。」

草雉輕笑了一聲回答了暴走的八田。

「總之。你以後看到他,還是躲遠一點好。你不是他的對手。他是個不簡單的傢伙。」

說完,草雉轉身離開。留下八田一個人在那裡思考他所說的話。

草雉回到了酒吧。往二樓尊的房間走去。

【叩叩】

「進來吧。」

房間里傳來尊慵懶的聲音。草雉推開房門,房間里瀰漫著菸草淡淡的氣息。

「人逃走了。」

草雉坐在房間的沙發上,點燃手中的香煙。淡淡地和尊說著。房間里安靜得只能聽到彼此呼吸的聲音。沉重壓抑的氣氛,讓草雉艱難地鬆了鬆領口的領帶,透了一口氣。

「什麽人?」

「夜刀神狗朗。似乎遇到了不得了的人。」

「哦?第七權王者身邊的那個侍臣?」

「嗯。也難怪。我們要抓的那個小子是下一任的無色之王啊。」

尊靜靜地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出神地在想些什麽。他緩緩地張開五指,盯著看了一會兒。然後小聲得發出哼的鼻音。似乎無所謂的樣子。草雉知道尊在想什麽。只是現在的他找不到任何可以控制尊力量的解決方案。

「或許。」

「嗯?」

「尊。你應該知道你自己的情況吧。」

「那又怎樣?」

「唯一可以和你抗衡力量的就是青之王了。」

「所以呢?」

「要試試看嗎?」

尊轉過身。閉上眼睛。不願意再和草雉進行這個話題。草雉低聲歎了一口氣,起身離開了房間。

聽到草雉離開的聲音后。尊翻了一個身。用手輕輕摸了摸昨天和多多良交換的耳環。裏面是多多良的血液。第一次感覺和那個傢伙那麼貼近。不是那種肌膚間的溫熱觸感所能傳達的溫度,而是遠遠在那之上心靈的契合。

『King。』

又是這個聲音。尊猛地睜開眼睛,死死地盯著房間的每個角落。

『King。』

感覺到背後有熟悉的溫度侵襲。尊想轉過頭。卻聽到那個聲音再一次急切地想起。

『King,不要轉頭。』

『King啊,你過得好嗎?』

『我很想你啊。非常想。想回到你身邊。』

『可是現在沒辦法呢。』

『這次。換你來等我好嗎?』

最後的聲音落下時,尊昏迷了過去。等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沒有了熟悉的氣息。全是淡淡的菸草香。

那句『你過得好嗎?』還沒來得及回答。

沒有你在身邊。

我怎麼能過得好。

你用所有的甜蜜佔據著我的生活。

卻帶走了世界僅有的色彩。

徒留一片黑白。

不要再問我過得好不好。

TO BE TONTINUED

评论
热度(4)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