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陪你到世界终结(尊多,连载,架空,HE)

【第三章】<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尊?」

安娜看到尊一個人呆呆地看著那個攝像機已經很久了。這才開口小心翼翼呼喚他的名字。

「嗯?怎麼了?」

「沒什麼。」

尊繼續將視線落回到攝像機上。似乎剛才安娜的打擾根本不曾存在。安娜發現尊從昨天開始就不對勁。沒有表現出常人該有的悲傷,也沒有因為憤怒而暴走。只是呆呆地看著這個草雉帶回來的攝像機。好像能看穿似的。從昨天開始『十束多多良』這個人的名字已經成了整個吠舞羅的禁忌。沒有人敢在尊面前提起這個人的名字。

「安娜,幫我找到那個傢伙。」

安娜猛地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看著尊。怎麼可能找的到。那人早就沒有什麽未來了啊。在自己為多多良插上死亡flag的時候,他就註定沒有未來可言了。

『繼續呆在那個人身邊,你早晚會死的。』

『是嗎?』

『你不害怕嗎?』

『沒事沒事,總會有辦法的。』

多多良溫暖的手掌,撫摸著安娜的腦袋。似乎安娜所說的話根本與他無關。

「怎麼了?」

尊看到一言不發地安娜,忍不住開口詢問。

草雉發現了安娜的尷尬。走上前,打破了這份尷尬。

「安娜,廚房有新做的甜點哦。你肚子餓了吧?」

安娜點了點頭,跳下吧台的椅子。匆匆朝廚房跑去。看到安娜已經遠去的身影。草雉才歎了一口氣,轉過身打量著尊。

「尊,你到底在想什麽?」

「沒什麼。」

「這一點都不像你。你知道你剛才在和安娜說什麽嗎?你讓她幫你找多多良?安娜的能力是預測未來,你明明知道……」

尊哥一聲不吭地聽著草雉說話,在聽到『你明明知道』這句話時。他轉身離開吧台,手裡拿著攝像機,朝著樓上的方向走去。

「那個傢伙。我能感覺到他的氣息。」

尊在上樓前留下這句話。留下草雉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草雉現在內心唯一的想法就是,尊大概已經瘋了。或者說他需要一個心理理療師。那種瘋狂的想法,面對已經死去的人,沒有人會認同的。

這一刻草雉才知道。

尊對多多良的執著已經根深蒂固到可怕。

回到房間的尊,將從樓下帶上來的攝像機安放在床頭。

『這個東西可以承載我們所有的回憶哦,King』

多多良是那麼告訴尊的。

所以對尊來說他必須守護這個唯一和多多良有牽連的東西。

多多良讓尊學會記住了一個人。

卻忘記了告訴他。怎麼樣才能忘記一個人。

『King』

尊咻地一下跳下床,望著房間的四周。空蕩蕩的。什麽也沒有。但是剛才那麼清晰的呼喚聲,他不可能搞錯。是那傢伙的聲音。只有那傢伙才會那麼叫自己。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嘭】

尊使勁地朝著櫃子上砸了一拳,木質的櫃子立刻出現了裂痕。

「你倒是給我滾出來啊。」

安靜的房間里傳來尊有些頹然的聲音。

『King啊,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看著你哦。』

『你會忘了我嗎,King?』

『你那麼溫柔,一定不會吧?』

又是那個聲音。尊睜大眼睛,不放過房間的每一個角落。終究是沒有看見那個熟悉的呻吟。

但是內心深處不斷有個聲音提醒著他。

那傢伙他一定還活著。

「你決定好了嗎?」

「嗯。」

「你確定你要離開他?」

「拜託了,請幫助我。他快沒有時間了。」

如果說多多良還活著。

那他到底在哪裡。

只是現在這種假設沒有人相信。

無論是草雉還是八田。

他們都是親眼看到多多良死去的。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4)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