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久别经年之替身情人

【第四十五章】分离


  冰冷的墓碑上是雨水潮湿的气息。那夜的暴雨吹散了泛着黄叶的白百合,水珠顺著镶嵌在墓碑上的照片滑落。楚之洛抬起手扫开模糊了视线的水珠,这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看清了唐薇薇的样子。倾城的容颜上带著神采飞扬的笑靥,明明是几乎一样的面容,楚之洛却觉得他跟唐薇薇有著天差地别的距离。他爱得那么卑微,唐薇薇爱得轰轰烈烈。


「我不喜欢你。」


  无人的墓园里楚之洛将藏在心底已久的话语倾泻了出来。


「明明先遇见萧然的是我,可是他却将给了我的承诺全部付诸在你身上。所以我讨厌你。」


  楚之洛靠著墓碑,嘴角滑出完美的弧度,「可是,我又那么高兴。因为有你这么多年都爱著萧然。」


  有人说地球是圆的,所以兜兜转转我们都会在最初离开的地方再次相遇。这么多年来支撑著楚之洛抵抗病魔的是萧然那年樱花树下的承诺。明明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而已,但楚之洛却相信了。因为萧然的眼神那么认真,双手握著他的温度还残留在他的掌心。


  如果唐薇薇没有死,也许现在墓碑里躺著人就是他了。


「因为你的心脏。所以我活下来了。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现在躺在墓碑裡的是我,萧然会不会也这样思念著我。」


  玲珑股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那样的话。我跟萧然就会彻底错过了吧。」


「他说他爱我。可是我已经不会再相信了。因为你已经是我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只要我闭上眼,我都会想起那夜萧然对我诉说著你的爱意。我永远没办法替代你活在他心裡。」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你看,你到最后都没嫁给萧然不是吗?但你却是他心裡唯一的妻子。」


  楚之洛垂了垂半蹲发麻的小腿,捡起残落的百合花。


「再见了。」


「我的姐姐。」


  楚之洛将破败的百合花扔进了墓园门口的垃圾桶,坐进车子对著司机道,「去医院。」


  楚之洛还是不喜欢医院的味道。那股刺鼻的消毒水味不断提醒著他,他曾经如此命垂一线。走进萧然的病房,坐在床边的严月蓉看到楚之洛的那一秒激动地站了起来。她弯下身对著正在床上休息的萧然道,「萧然,你看谁来了?」


  萧然转过头,看到楚之洛赫然出现在病房门口。他有些激动地勉强撑起身体,「之洛……」


  楚之洛走上前,拿过床上的枕头放在萧然身后道,「靠著吧。」


  萧然一眨不眨地盯著楚之洛,生怕他一转就不见了。


「萧夫人,我能跟萧然单独谈谈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严月蓉如今将楚之洛视作是唯一能将萧然治好的良药。她退出病房,关上门。屋内一时间归于寂静。


「萧然,你这样是做给谁看?」楚之洛的话语不似往日的温润,「病怏怏地躺在病床上,为了一个人,这样要死不活。」


  萧然沉默,没有说话。只是看著楚之洛。


「如果你这样做是为了我,那完全没必要。我说过,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没有。只要我没放弃,我们之间永远不会结束。」萧然紧紧抓著身下的床单。


  楚之洛歎了一口气,放下锋芒的态度,「萧然,我们好好谈谈。我真的累了,跟你在一起我很累。你知道永无止尽的期待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每次强颜欢笑的时候我有多痛苦吗?」


「之洛,那都是我的错……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真的……我不会让你失望。」萧然哀求地看著楚之洛。但楚之洛却未曾动容。


「萧然,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相信,你会来找我。」


「甚至在这么多年里我都忘了为什么要等你。」


「是因为我爱你吗?我已经开始不确定了。」


「我曾经认为,留不住你的心。但至少我还有一个我们之间血脉相连的孩子。可是如今那个唯一的羁绊都没有了。」


「你总说这让我原谅你。我们重新开始。萧然,你还是一样自私。」


  楚之洛一动不动地看向有些僵硬的萧然,「你只在乎你自己的感受。你觉得你现在没我不行了,你知道难过了,你想让我回到你身边,然后你就不会那么痛。但你想过我的痛吗?只要每次一见到你,我就想到我们之间失去的孩子。」


「再深的爱,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抛弃。」


「我爱你。到现在我还是爱你。」


  萧然在听到楚之洛的话时,眼中闪起一丝陨灭的火焰。


「但是。我已经没办法跟你在一起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以后无论你生生死死,都与我无关了。我能做的只有那么多。」


「萧然,我们都要往前走。」


「没人可以一直停留在过去。」


「而我觉得我的现在比过去要好的多。」


「萧然,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佈。密密麻麻缠绵的细雨洒落在窗台上。


「我能最后抱你一下吗?」


  良久之后萧然的回答让楚之洛楞了一下。他点点头应允了萧然的动作。萧然颤抖著伸出双臂抱住楚之洛。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失去你……到头来我还是把你弄丢了。」


  男人颤抖的哭声迴荡在楚之洛耳边。他仅仅抱著楚之洛,很不能将楚之洛揉进自己的血骨里。这次分别将是咫尺天涯。


  以前有一个人那么小心翼翼地爱著他。他对他笑得腼腆温柔,他会亲昵地呼唤他的名字,他安静地听他说话。


  时间终是抵不过流年。那时懵懂无知的少年,也渐渐在伤害里学会了爱自己。而他还是一样的自私自利,只懂得自己的痛苦,却忽视楚之洛一直以来隐忍的痛楚。这一次,他真的该放他走了。


『萧然,希望你不会有后悔的一天。』


  唐宁远的话依旧历历在目。那是警告也是预言。


  楚之洛走出病房看到严月蓉急急起身。他只是淡淡道,「他会好起来的。」


  从此之后。


  他们就会在彼此的生命里谢幕了。


【晋江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158261】


【微博:http://weibo.com/jade922

评论(2)
热度(6)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