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套套。这是个屯文的地方。
以后的H片段会在这里发布一个。不过是严打时期。我会先转成图片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ω゚)ノ
微博和专栏戳下面的链接按钮就好QwQ
么么哒|( ̄3 ̄)|

久别经年之替身情人

【第四十三章】如梦初醒


  烏雲密佈的天空開始灑落密密麻麻的雨滴,窗臺濺起的雨水打濕了玻璃窗。大哭過後的楚之洛沉沉睡去,楚之懷替他拉好被子悄然退出房間。雨勢越來越大,不少雨水灑進家中。楚之懷正準備順勢將大開的窗戶關上時,發現蕭然一人矗立在瓢潑大雨中,紋絲不動。

 

  歎了一口氣。楚之懷關上窗戶。

 

  楚之洛醒來的時候,雨勢已經小了很多。楚父楚母都回鄉下老家去掃墓了,現在家中只有楚之洛和楚之懷二人。楚之懷簡單地做了一下清粥小菜,端進楚之洛的房間。推開門,看到楚之洛站在赤足站在窗口,凝視著窗外被雨水淋得淒慘的蕭然。

 

「洛洛,先吃些東西吧。」

 

  楚之洛轉過頭,哭紅的眼睛微微腫起,秀氣的臉龐帶著蒼白的憔悴。

 

「哥,給我一把傘。」

 

「做什麼?」楚之懷明知故問道。

 

「我不跟他說清楚,他不會走吧。我不想有人昏死在我們家門口。」狠絕的話說得尖銳刺骨。

 

  楚之懷不置可否。走進洗手間拿了兩把傘遞給楚之洛,替他套上外套道,「外面冷,別著涼。」

 

  一股熱流湧上心頭。楚之洛紅了鼻子,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他握著楚之懷的手道,「哥,我一定會好好活下去。為了你和爸爸媽媽,我一定會……」

 

「好。」楚之懷摸了摸楚之洛蓬鬆的頭髮道,「快去快回。」

 

  楚之洛撐起傘走出門外,蕭然眼神里閃過一絲驚喜。隔著鐵門,楚之洛將雨傘遞給蕭然道,「回去吧。不要再來了。」

 

  沒有憤怒。沒有悲傷。好似蕭然就像是陌路人一般。

 

「之洛,我知道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們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楚之洛呢喃著蕭然所說的話,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眼底卻沒有任何笑意,「我們拿什麼重新開始?蕭然,你能把我的孩子還給我嗎?」

 

  此刻楚之洛的溫柔就像是鋒利的刀刃滑過蕭然的胸口。

 

「我給過你機會。」

 

「蕭然。我一直都在等你。」

 

「我相信你總有一天你會愛上我。」

 

  表白的話脫口而出,蕭然不再是冷靜沉著的樣子,「我愛你啊,之洛。我是愛你的。你相信我!」

 

「你愛上我了。可我不一定還會在原地等你。」

 

「蕭然,你愛我,可是我已經沒有力氣再跟你相愛了。」

 

「唐薇薇給了我心臟,我把自己的孩子賠給你。蕭然,我們扯平了。我不欠你什麼了。如果你還覺得我欠你的話,我把心臟拿出來還給你的微微好嗎?」

 

  楚之洛指著心臟的位置說得一臉雲淡風輕卻真摯無比。彷彿只要蕭然點頭,下一秒他就可以將刀插進胸口將心臟取出來。沒由來的害怕向蕭然撲面而來。

 

「之洛……求求你……你別這樣。你給我一次機會吧……」

 

「蕭然,我給了你太多次機會。」

 

  楚之洛將手伸進口袋,摸索出那條銀灰色的項鏈,放在掌心,看著蕭然。

 

「你說讓我等你。我一直都在等你。可是我沒有等到你。」

 

「你沒來。所以我去找你了。」

 

「可是你不記得我。對你來說,我只是唐薇薇完美的替身。你愛的是她不是我。」

 

「那天你說過。哪怕一秒你都沒愛過我。現在卻又來告訴我說,你愛我。蕭然,你的愛真廉價。」

 

  這一刻。蕭然才知道所有的狡辯和解釋都顯得脆弱無力。他傷楚之洛傷得太深。原本那個為愛飛蛾撲火的少年,也開始學會用帶起偽裝來保護自己。

 

「之洛,是不是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了?」

 

  楚之洛側目,不去看蕭然的眼睛。

 

「這次換我來愛你。你什麼都不用做。我會等到你原諒我的那天。」

 

「不會了。蕭然,你不用等我了。因為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楚之洛的臉上沒有感動也沒有痛苦,那張蒼白精緻的容顏上似乎瞬間褪去了少年的靦腆跟脆弱。一夜之間那個曾經像孩子般躺在他懷中的楚之洛好似變成了一個懂得世間險惡的大人。蕭然很害怕這樣長大成熟的楚之洛,因為他臉上的一顰一笑不再會為了他而牽動。他寧可楚之洛像先前一樣對他聲嘶力竭地聲討也好過他現在彷彿將他們之間的關係置於陌路人要好得多。

 

  瓢潑大雨里楚之洛輕輕轉身,灼熱的液體在轉身的瞬間驟然落下。不是不難過,而是我的淚水不再是為你而流。

 

「哥哥,都結束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楚之洛還是楚之洛,只是蕭然不是楚之洛的蕭然。在過去的十多年,先遇到蕭然的是他,可是陪伴著蕭然的卻是唐薇薇。他拿什麼跟唐薇薇掙著逝去十幾年的情感。活著的人,永遠無法跟逝去的人一爭高下。

 

「沒關係,都會好起來的。」

 

  你在最美好地時光遇見他,早就不應該奢求更多。不是都說,最美是遇見嗎?

 

  一整夜的大雨,蕭然紋絲不動地在雨中站了一整晚。畢竟是富家少爺,從小到大沒有受過這種苦,最後還是暈倒在了楚家門口。楚之懷和楚之洛將他送進醫院,打電話通知了唐少寧。唐少寧帶著蕭然的父母匆匆趕到,醫生走出病房表示,病人只是淋了一整晚的雨受了風寒沒有大礙。

 

「那我們就先走了。」

 

  楚之懷帶著楚之洛離開,身後的唐少寧匆匆趕上,「等一下。」

 

  楚之懷就像是護犢的父母將楚之洛拉倒身後,神色警惕地看著唐少寧,「有什麼事?」

 

  唐少寧看到楚之懷這副嚴以待陣的形式有些哭笑不得,「我只是想跟你談談那天的事。」

 

  楚之懷臉色一冷,口氣生硬道,「我以為那天我說的很清楚。」

 

「但是你弟弟有權利知道真相的權力。」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楚之懷拉著楚之洛快速離開。

 

  唐少寧依舊緊隨在後,死死盯著楚之懷道,「你這樣我只有採取法律措施了。」

 

  楚之懷停下腳步,與唐少寧對視道,「那就來吧。我們法庭上見。」

 

  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在楚之洛的一句話下驟然冷卻下來,「唐先生,我姓楚,我只有一個名字叫做楚之洛。」

 

  唐少寧怔怔地站在原地,楚之懷臉上露出愕然的表情。楚之洛緩緩道,「你只有一個妹妹,她的名字叫做唐薇薇。而我是楚之懷的弟弟,我叫楚之洛。」

 

「你……」

 

「我很好。無論是曾經還是現在,我都過得很幸福。」楚之洛握緊楚之懷的手道,「我希望我以後也能跟我家人繼續生活。」

 

  血緣是無法磨滅的,但是20幾年來風雨與共的情感又豈是一句血緣就可以割捨的。那日楚母的哭聲依舊徘徊在楚之洛的耳邊,那個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卻將自己視如己出的女人,還有楚父那無聲沉默的愛,都不是一夜之間蹦出所謂的親人可以取而代之的。他永遠記得兩年那個生命垂危的夜晚,楚之懷哭得撕心裂肺抓著自己的手不停地喊著,『洛洛,活下去。我求求你,一定要活下去。』

 

  他能活下來不是因為唐少寧,而是因為他有深愛他的家人。

 

「謝謝你。」

 

  唐少寧眼中盡是失望的神情,那張跟唐薇薇相似的臉,總會讓他有唐薇薇複生的錯覺。可是這一刻,他卻怎樣無法將這張臉跟唐薇薇傾城的笑顏重合在一起。唐薇薇精緻的容顏上總是帶著神采飛揚的自信,而此刻的楚之洛卻像是從塵埃里綻放的花朵,縱使不被人看好,那份堅韌卻不是任何人可以折彎的。

 

「我能抱抱你嗎?」

 

  楚之洛對於唐少寧的請求楞了一秒,但隨即綻放出一個笑容,「好。」張開雙臂。

 

  歲月靜安。我還好,你也保重。

 

  楚之洛的懷抱就像是讓唐少寧回到了年幼時母親溫暖的懷抱。母親抱著他坐在後花園里,給他念着早已爛熟於心的童話故事。記憶中母親的笑靨如春風般溫柔,他貼著母親微微隆起的肚子問道,『媽媽,這裡面有小寶寶嗎?』

 

『對哦,少寧以後要好好照顧他哦。』

 

  媽媽,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微微。但我希望之洛可以過得幸福和自由,所以你不會怪我沒有把之洛帶回家的,對吧。因為現在的他看起來那麼幸福。

 

 

【晋江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158261】


【微博:http://weibo.com/jade922

评论(2)
热度(11)

© 不戴套的键盘 | Powered by LOFTER